>汽车> 雷诺CEO为何“背锅”

雷诺CEO为何“背锅”

摘要:戈恩对外透露出希望推动雷诺与日产的合并的事件成为将双方矛盾点燃的导火索。2018年11月,在戈恩因涉嫌金融犯罪在日本被捕后,博洛雷在给员工的一封信中承诺“全力支持”戈恩,并谴责该事件是日产精心策划的阴

作者张于哲

编辑Xi·丁

雷诺-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被捕近一年后,该联盟仍处于巨大动荡之中。

10月11日,雷诺董事会投票决定让现任首席执行官蒂埃里·博洛立即离职。在新首席执行官确定之前,首席财务官克洛蒂尔德·德尔博斯(CFO Clotilde Delbos)将暂时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

10月9日,法国《费加罗报》报道,雷诺董事长让-多米尼克·塞纳(Jean-dominic sena)打算任命一名新首席执行官,并“强迫”现任首席执行官蒂埃里·博洛下台。报告还称,该提议得到雷诺最大股东法国政府的支持。

第二天,在接受法国《回声报》采访时,博洛雷回应说,他对主席让-多米尼克·森纳德推动解雇他感到震惊。他认为更换最高管理层将会破坏雷诺的稳定性。

这种重大的人事变动只发生在过去两天,从表达意图到决策。可以看出,在大多数董事会成员眼中:博洛和他身后的人是破坏雷诺稳定性的最关键因素。

由于缺乏成本控制等因素,日产在20世纪90年代连续7年亏损,债务高达2100亿日元。它的市场份额从6.6%下降到不到5%,濒临破产。

1999年5月28日,雷诺通过几次运营最终收购日产汽车公司43.3%的股份,形成雷诺-日产联盟。然而,日本的联盟日产汽车只收购了雷诺15%的股份。这意味着雷诺在联盟中拥有绝对控制权,可以获得极不平等的高回报。

此后,雷诺向日产派出了17名高级管理人员。戈恩此时也成为日产的首席运营官,并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成为该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在戈恩的领导下,日产仅在两年内盈利。因此,联盟早期相对稳定,毕竟雷诺和戈恩是带领日产走出困境的“恩人”。

随着日产进入稳步发展阶段,双方长期不平等的利润和话语权使其越来越不满意,尤其是当日产的市场表现远好于雷诺时。

同时,戈恩有强烈的个人控制欲望。将戈恩送进监狱时,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弘志数了数戈恩的三大罪行:隐瞒收入、挪用公款和任意行事。在放弃大量话语权和利润后,日产及其首席执行官西川弘(Nishikawa Hiro)甚至更加不满,因为他们仍然被对方控制。

戈恩向公众透露,他希望推动雷诺和日产的合并,这成为点燃双方冲突的导火索。一些日产股东曾说过:“我们与雷诺的关系并不平等。一旦我们与雷诺合并,日产品牌将会崩溃。”日产的股东持有类似的观点。这无疑是日产最终采取极端措施将戈恩投入监狱的重要原因之一。

雷诺不能离开日产,所以法国汽车公司正试图修复与后者的关系:当日产“欺负”戈恩时,法国政府和雷诺并没有站在戈恩一边;至于日产新任首席执行官,法国也选择了被认为是“亲雷诺”的奈达成(Naida Cheng)。

2017年,在“戈恩事件”爆发的前一年,雷诺-日产联盟以1061万辆汽车的销售业绩成功摘得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的桂冠。然而,雷诺当年仅售出376万辆汽车,这意味着日产及其控股公司三菱贡献了联盟销售额的64.6%。

在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双方的差距更加明显。同样在2017年,日产在中国销售了152万辆汽车,三菱交付了126,000辆汽车,雷诺在中国仅销售了72,000辆。

日产已经成为雷诺最重要的利润来源之一,甚至比雷诺本身更重要。对雷诺来说,日产的贡献不仅在于利润,还在于技术。

在传统汽车技术领域,雷诺和日产一直紧密相连。雷诺已经在中国国内生产了两款车型,即科瑞嘉和科瑞奥。而这两款产品分别诞生于日产小珂和琦君。在雷诺的旗帜下,有两种以上的车型与日产底盘相似。尽管摊余成本是类似合作的重要原因之一,日产在技术上的竞争优势仍然可以从中感受到。

在电动汽车方面,雷诺计划制造一款比佐伊更大的新型全电动汽车。雷诺电动汽车业务部门商业总监伊曼纽尔·布维耶表示,该电动汽车将与日产和三菱共享制造平台合作。日产的Leaf是全球销量最大的纯电动汽车,而日产的note e-power系列混合动力汽车在日本新能源汽车市场占据主导地位。

在自动驾驶领域,日产可以达到l2水平的propilot系统也已经安装在大量产品上。该公司还计划到2021年大规模生产l3级自动驾驶汽车。然而,雷诺本身显然没有在自动驾驶领域显示出独特的竞争优势。

就传统汽车技术和面向未来的新技术而言,雷诺的发展多少取决于日产。雷诺必须修复与日产的联盟。博洛雷是阻碍联盟和谐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Bollore与Ghosn关系密切。他于2012年加入雷诺,次年被戈恩提升为首席竞争官。在就任首席执行官之前,他刚刚被Ghosn提升为首席运营官,并很快成为公司的第二号人物和继任者。

2018年11月,戈恩因涉嫌金融犯罪在日本被捕后,博洛在给员工的信中承诺“全力支持”戈恩,并谴责这起事件是日产精心策划的阴谋。此举直接激怒了日产。

在雷诺调查戈恩指控的早期,博洛也在一定程度上推迟了调查,并表示他对日产的调查结果保持“谨慎”。这也受到日产内部人士的批评。

2019年1月,戈恩被捕两个月后,由于没有找到更合适的候选人,博洛被雷诺提升为首席执行官。

法国报纸《回声报》(Echo)曾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说,日产对博洛雷没有多少信心,他与雷诺董事长塞纳德的关系有些疏远,只是保持友好。此外,该报告还称,博洛继续留在雷诺也引起了公司内部一些人的质疑:为什么戈恩的弟子博洛仍然掌管雷诺,而其他戈恩的亲信已经离开或被迫离开。

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lemerre月9日表示,法国政府无权干涉雷诺的管理决策。不过,他也表示,他完全相信雷诺的董事长和董事会可以选择最佳的治理和人员来实施公司的战略。

简而言之,从雷诺的整体利益,特别是从修复与日产的关系的角度来看,即使没有找到令人满意的候选人,博洛的离开已经是确定无疑的。这个董事会只是在为这一事件画上最后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