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杏泽资本管理合伙人陈海刚:我们青睐沉浸在细节中的创业者

杏泽资本管理合伙人陈海刚:我们青睐沉浸在细节中的创业者

摘要:“目前数字营销已经到了一个存量博弈的时代,更加注重效果、更加注重技术的应用。”投中资本管理合伙人杨斌杨斌注意到,目前,kkr、黑石等国际大资本已入局数字营销。我们投中资本2014年在硅谷开始美国业务,

2019年9月19日,在江苏省政府投资基金管理办公室和南京市人民政府的指导下,由中国投资信息集团和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政府主办,中国投资网、江苏分福基金产业管理公司和南京河西中央商务区承办,主题为“汇聚资本,打造产业”的“2019中国投资年会(南京)投资者峰会”在南京金霍费尔蒙大酒店举行。

在这次年会上,星泽资本管理的合伙人陈海刚在主旨演讲中表示,作为投资者,他们希望筛选出真正想创业的人。投资者预计这家生物公司将会分拆。一是创始团队的成员走出去创办一家新公司,这样我们就可以投资一些新项目。另一个是年轻的企业家,他们碰巧在国内生物繁荣时期选修了生物医学专业,学习能力很强。经过近20年的学习和专业培训,这些多年磨练出来的技能现在突然有了巨大的价值。

星泽资本管理合伙人陈海刚

陈海刚认为,投资机构正在探索新的投资模式。在项目投资的早期阶段,一方面可以有相对较高的持股比例,另一方面是希望企业家有更大的野心。投资机构希望能够在早期投入大量资金。作为一个主要的发起人,被投资公司可以很快进入一个良性循环,而不必被迫在中间筹集资金。这将占用团队的大量精力,并导致研发停滞不前。

陈海刚指出,今年他多次提醒被投资企业注意资本规划。作为投资者,今年的重点是帮助企业做两件事,一是更快地完成新的投资,二是更快地降低成本。第二是关于项目的估价。最好将融资与公司的发展里程碑相匹配,不要有太多偏差。

陈海刚表示,科创目前的投资目标小,流通市场价值小。在这种ipo现象下,二级市场的估值不能作为很好的参考,需要更接近企业的真实情况。今年早期投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退出,风险投资面临许多挑战,需要匹配能力才能做好。

以下是陈海刚在2019年中国投资大会(南京)上的主旨发言全文,由投中网编辑:

陈海刚:非常感谢你今天给我这样一个交流的机会。我想和你分享两个方面。一个是我们基金现在关注的。我们期望这些变化会发生。此外,我们肯定会在投资过程中遇到困难,并与您分享我们的防范措施。

遇见一个真正想开公司的人。

整个生物制药风险投资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可以说,在过去的35年里,中国整个生物技术产业的发展造就了一批专注于生物医药投资的新机构,也造就了这一领域的众多专业投资者。现在lp已经非常认识到生物医学的发展方向,生物技术的活vc已经有了一个坚实的市场。从全科医生的角度来看,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启发。

我们基金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和我们看到的一些变化。刚才,当与许多全科医生沟通时,我们了解了彼此的筹资进展。从去年年底开始,我们开始为筹款做准备。尽管筹资工作即将完成,但它确实非常艰难,比以往的筹资过程更加痛苦。

尽管这是筹资的低点,但我们并不悲观。真正想创业的人最终会出来。我们希望见到这样的人。当这个行业在17或18年内出现泡沫时,我们确实遇到了一些想要快速致富的企业家。在这个市场上,我们想筛选出那些真正想成为公司的人。

期待着生物公司的划分和重视那些深深沉浸在这个领域的人

这些生物公司的现有团队可能会分裂。当我们谈论分裂时,它是一个中性词。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公司在团队解散之前必须有冲突。这些初创公司成立几年后,会有一些核心人员做出一些新的选择,这是行业的正常流程。这也包括我们投票给自己的公司,以及创始团队的成员出去创办一家新公司。这样,我们就可以投票支持一些新项目。这是一个我们非常关心的新项目来源。

尤其是去年,在香港市场对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开放、今年的科学创新委员会(scientific innovation board)成立后,一些企业家变得非常富有,拥有自己的资金。他们很快会有一些新想法。连续的企业家将成为第二和第三家公司。他们是有经验的企业家。在这种机制下,将会出现一些新的初创企业。

对于任何一家初创公司来说,保持团队长期稳定当然是件好事,但对于一些成员来说,创办一家新公司更为常见。

第二组企业家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来等待,他们是1980年左右出生的年轻企业家。这个年龄的人经常互相取笑。“21世纪是生物学的世纪”对他们的学习和职业选择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些人现在都快40岁了。他们正处于全盛时期,已经工作了10年。相应的时间是10,000小时的职业培训。当他们参加高考的时候,大约是2000年。当时,生物医学是最受欢迎的专业。高考的结果筛选出一群非常聪明、学习能力强的人。在这些人中,未来会出现一流的企业家。我们现在需要和他们保持经常联系。

我想和大家分享的第三件事是,经过17或18年的投资热潮,我们现在看到企业家将特别关注哪些方面。判断人是最困难的,很难形成一个定量的标准,对我来说很难概括它。我在这里只考虑一件事,这也是我们通常注意的最重要的事情。在与这些企业家交流的过程中,他是否深深地沉浸在自己的领域里?我们想看到的是,他非常熟悉自己的产品和技术,而不是肤浅的知识。与他交流时,他主要是输出,对细节很感兴趣。这是一种我们非常喜欢的企业家。

探索新的投资模式

其次,我们正在积极尝试我的新投资模式。现在往往在早期的几轮案例中,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大一笔投资,也就是说,在早期的投资机构投资了一大笔钱。一般来说,企业家想成为自己的老板,但对于投资机构发起和孵化的公司来说,他们的大部分股份从第一天起就在投资者手中,而创始团队只是小股东。

为什么我们积极尝试这种方式?首先,从投资者自身利益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种非常自然的吸引力。我们希望在被投资企业中拥有相对较高的股份比例。我们也希望企业家有更大的雄心成为公司。第二个原因是企业家有更高的起点,尤其是想成为平台公司的明星企业家。

也许是因为这些生物技术公司中的大多数仍处于第一代。他们是第一个开始自己创业的人。当他们第一次拿到钱时,他们对自己的资本需求没有足够的估计。当他们得到一小笔钱时,他们就开始这样做。在他们到达里程碑之前,钱就不见了。我们希望能够在早期投入大量资金,作为一个主要的发起人,让这些公司进入一个积极的循环,而不是停下来被动地筹集资金。

重视被投资企业的资本规划和估值

今年还有一些我们认为应该小心的问题。一是关于被投资企业的资本规划。我希望他们能在资金消耗过程中提前做好准备。以下融资将比前两三年困难得多。我们应该注意自律,减少不必要的开支。我们今年的重点是帮助企业做两件事,一是更快地完成融资,二是更快地降低成本。

第二点是关于项目的估价。我们称2017年为魔法。当时,一些公司进行了非常漂亮的融资。当时,市场太好了。一些项目的估价与研发里程碑之间有很大的偏差。今天,作为一个新投资者,我们很难接受基于前一轮估值的又一次增长。在这种类型的项目中,我们会更加小心。最好将融资与贵公司的发展相匹配,不要偏离太多,否则下一轮融资将非常困难。

许多贵宾今天讨论了科学创新委员会。这是一个新的ipo市场。起初,投资目标非常有限,目前的市场价值也非常小。在这种ipo现象下,它对我们没有太多的借鉴意义。我们仍然需要更接近真实情况。此外,我们提醒自己远离时髦的词语。从我们过去的经验来看,当某个词在最热的时候出现,风险总是最大的。

今年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是辞职。国内专业生物医学基金近年来已经建立。每个人管理的第一只基金将分批进入提款阶段。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基本工作,但这是一个相对有利的时机。此时此刻,香港和SciDev.Net对生物技术公司开放。拥有新的退出渠道当然是件好事,但我们需要匹配能力才能做好。

今天,当我写这句话的时候,我没有想到下一次圆桌会议的主题会是“制药行业的蓝色海洋保持不变”无论如何,我们从未经历过蓝色的海洋。无论公司在什么样的项目或领域,竞争已经非常激烈。

这个行业很难投票支持,但是有句谚语说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困难的,我们需要自己填补空白。对于企业家来说,我担心有爱心的人会做一些不同的事情。对我们的全科医生来说,我们只能继续攀登,没有退路。对于lp,我们看到许多母公司基金同时进行直接投资。lp对这个行业如此感兴趣,能够更好地理解我们的工作,这是一件好事。当然,lp有更多的选择。对我们的全科医生来说,投资医学是一种乐趣。对lp来说,给我们钱并看到我们投资也是一种乐趣。只要我们愿意放弃,世界上没有什么困难。